忍者ブログ

蘭舟便解下江南

夜色清幽,新月如鉤,落花渡口花容羞;寸眸剪水,眉宇藏憂,憑欄遠眺意難收。影朦朧,情依舊,思君不耐心上秋;淺舒袖,輕解舟,煙波江上渡離愁。撩人月色惹無眠,獨抱清輝倚案邊。 一紙相思難入墨,落花渡口望流年。

朝花夕拾,看誰笑舞長天?一江水岸,誰在顰眸流盼? 四季物語,聽誰禪意細吟碎念?夢裏江南,誰賦詩香墨韻繾綣? 清涼湖邊,誰在月下橫笛將離愁吹成靜美的畫面?寂寞窗前,誰在用心感受那悠悠笛聲傳來的深情溫暖?

簾外春聲逸滿樓,鶯囀蛙鳴,鵲影枝頭。昏鴉舊曲唱新愁,一水天涯,梅落笛幽。千裏煙波斷寸眸,逐月飛花,香系蘭舟。綿綿絮語幾時休?故篋殘箋,錦字還留。庭前燕,江邊柳, 三千青絲為君留,落花渡口為君守。日日思君君不見,只見燕子回時又銜來幾縷愁,只把那江邊柳從秋折到了春,從春又折到了秋。

朝暮複年年,東風幾日憐? 花香依月影,魚雁水雲間。多少相思無處寄卜維廉中學,幾多愁緒鎖眉間,相逢怕惹別離苦,別離又怕惹了相思難。幾多冷暖,幾多悲歡,幾番離索,幾番繾綣,情難卻,意難全, 惟將滿腹的心事婉約成多情的文字,付於一紙紙素箋。墨香潺潺,月光澹澹,獨醉在每個寂寞相思的夜晚,只道是,肥了詩詞,瘦了朱顏,懂得了淚水,明白了心願,也添了新愁,更深了舊念。今夜,江邊的月色是那麼撩人心弦,就像那晚透過你的眼看見的美麗浪漫,讓我忘卻了身披的滿江煙寒,忘卻了千裏煙波阻隔的遙遠。我住江之北,君住江之南。我在落花岸,君在雲水邊。含情脈脈兩相望,身雖相遠心相牽。
PR

桃緣


從來都不知桃花已經開得這麼豔了,雖已三月,但仍瑪花纖體 hk是春寒料峭得時節,我竟不知桃花已經開了,浩大的盛開了。

是啊,它開了,就在那,安靜的綻放著,沒有打擾任何人,似乎一夜之間,它就在那了。花朵一朵朵綴在光禿禿的樹幹上,葉未長,花卻開,它竟是如此急切,渴望一展身姿嗎?它開著,沒有一團團簇擁著,沒有了花團錦簇的庸俗,卻有了令人心悸瑪花纖體幾錢的美。原來沒有葉的桃花,是這樣的,少了份古典江南的溫婉,卻多了份媚而不妖的心動。

已經許久沒有去校後的水庫了,如今卻好似變了番模樣。我立於水旁,已是初春三月,人漸漸多了起來,我心中有隱隱的排斥,似乎應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被人發現且搶走了。我望向水面,有金色的暖陽灑下,在水上鋪了一層,水泛起粼粼波光,明媚且溫marie france bodyline暖。我腳下的步子漸漸快了,我真正的秘密基地還在不遠處等我,一方碧水,一幢古屋,綠樟輕掩.....

可那滿目桃花就那樣霸道的,突兀的沖進我的視線,不給我反對的機會。這裏何時種了如此多的桃花,那一片全是桃花,灼灼其華。那枝幹不似蒼老的桃木那般虯勁,不是它那般枝葉伸展繁密,這裏的桃樹的枝,幹 全都直直指向天空,一點彎曲都沒有。我暗暗膽固醇佩服,果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這樣大膽,似乎一點都不怕冒犯了蒼天。桃花肆意的開著,沒有江南女子的羞怯,怒放著,卻似正值豆蔻年華的少女。花瓣白中帶粉,粉中帶白,白白粉粉,不知是怎樣個顏色,確是如此令人舒心。我的心不知怎的就湧出一股喜悅,為這開得正好的桃花。我留戀著不肯離去,唇邊不自覺挽起一絲透明的笑意,腳小心翼翼的踩進這世界,去年寒冬的枯枝敗葉在地上厚厚鋪了一層,嘎吱 地響。這桃花,我如此近的看它,五篇花家務助理瓣,嬌嫩的淡粉色,亭亭玉立的立在枝頭。還有花未開,緊緊包住自己,不露一點縫隙,似未出閣的少女。桃花的香是淡的,淡的幾乎聞不到了。

慢慢走著,眼前漸漸開闊了,繁密高大地香樟映襯在兩旁,一方碧水靜靜流躺,後有小屋輕掩,這赫然是我的秘密基地了。一切如故,斑駁的石屋又刻了一年的歲月,蒼老的更厲害了。不過如今,已種了幾株桃樹,在常綠的香樟旁,為這清幽的地方添了幾分明麗的色調 ,襯著一方碧水,更覺處於一江南小院。

"桃花塢裏桃花庵,桃花庵裏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忽然就想起了唐寅,一直不喜歡叫他唐伯虎,更愛唐寅這個名字。唐伯虎,這個名字太輕佻,太風流。真實的唐寅只不過是一個可憐人,一個飽經滄桑的落魄書生。民間所謂的三笑情緣,只是子虛烏有。我忽然想到他所住的桃花塢,想起了他的桃花庵歌。他一生輾轉漂泊,鬱鬱不得志。江南第一才子,本應功名成就,好事相諧,本應志得意滿,美人相伴。可是所有的圓滿都只是故事,所有的殘酷都是現實。

相信會有一個人能明白


才跟同學說,深圳最好的天氣是十一月的傍晚飄一場小雨,那時候,會感覺整個世界都是甜的,而早上醒來,從十樓的窗臺向下俯女傭望,便有清爽的空氣瞬間把自己融入小雨拂過的城市,原來,最喜歡的天氣,不只是傍晚才有……

從什麼時候起,寫的東西開始變得晦澀難懂,當有一天同學跟我說看不懂我日誌的中心思想,我發現,我已經不再善於表達感情。諷刺的是,一直堅持心靈筆記的延續其目的正是怕有一天會忘記怎麼表達。

每個月,總會抽時間寫點東西,雖然已經被警告過不要那美容專科麼文藝,對於家、業未成又近乎而立之年的男生來說,酸腐的文臭於今後行進不益,主要的精力也不應放於一紙空文。

有些時候,僅僅為了說明自己喜歡一樣東西,但是不知不覺間,已經再交友平臺也不敢也無法明確的說自己喜歡什麼。以前一點不懂,想表達卻不敢,現在懂了一點,敢表達卻不想。那些渴望的、期待的、羡慕的,甚至覬覦的,都是一樣。於是,在季節輪換的歲月沉浮裏,漸漸將感情埋藏,丟失了喜怒無常的言表,得與失,進與退,希望與失望,只化作一汪平靜。

雲裏霧裏的胡亂書寫,從另一個角度,既想表達感情,又想隱藏真實想潘紹聰法,既想被人理解,又不願用直白的言語給出答案。總相信會有一些朋友能理解,總相信會有一個人能明白。

每個人有自己的精神世界,裏面有自己裸露的感情;每個人有自己的精僱傭服務神世界圈,裏面有標明是否對來者禁行的編碼。但麻煩在於,並不清楚究竟哪些該標記禁行,那些該標記通行。於是在自己精神世界的大門口設置了簡易密碼鎖,並給出了一些雲裏霧裏的提示,能猜到密碼的,便會慢慢走進你的心裏。而很多時候,密碼鎖不止一把,密碼也不止一組……

那些偶然間飛進思緒裏的觸動,像一片楓葉漸落腦海,於是很快便有了瑪花纖體價格筆下的倉促跳躍。我說有些東西寫了我自己都不懂,還笑著跟朋友說這是不是也算一種境界。調侃之餘,還是要有點清醒的認識。紛繁的世界,不要自己過得過於匆忙,自己都弄不明白的行程,還是要給自己一個交代。

陽光明媚的十一月,辦公室靜坐思緒遠去的自己,對面閣樓飄來葫蘆絲的聲音,給平凡的生活融入一點詩意。寫成上面這幾段的時候,同一支曲子,那個認真的女孩兒已經練了一遍又一遍……

カレンダー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