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將妳,寫進我的文字裏


是誰說過,幸福長了翅膀會飛?

--題記

妳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妳。明月裝飾了妳的窗子,妳裝飾了別人的夢。

生命,是壹場虛妄。只是想,把妳寫進我的文字裏。

列車開去的總是遠方,妳許是懷著希望和憧景,妳許是拖著疲倦和沈重,出發時妳並沒有想過終點,等待妳的又將是什麽?

妳曾經叫我放手,我放手了。現在,有如何?

那年的秋天,妳的壹個轉身,那個背影,孤獨了我的靈魂,荒蕪了我的天空,從此遠離了

我的世界,不痛是假的,說疼是真的。有人說,我的世界我做主。可是當壹切,塵埃落地,終究會將思念,泛濫每壹個四季。

希望,壹點壹點被撕碎的疼痛,會蔓延,迷茫了那湖心海;努力,壹滴壹滴被無情的吹幹,將無痕,碰疼那片心空......這片天空,這個雨季,誰,觸動了妳的靈魂?疼痛著妳的疼痛,憂傷著妳的憂傷。

其實,每壹個人都有故事。有的故事,單薄點;有的故事,復雜些。

那是個飄雨的季節,那個永遠的車站。冷月照著妳的離去,不知為何,溫暖依然會浮上心頭。多少個日子,總是牽著妳的手,漫步在異鄉的街頭,看熙熙攘攘的人流,穿梭大街小巷,吃著簡單的宵夜,不去想在別人的城市能呆多久,也不去想明天是否依然繼續,只為那份快樂,還有開心。風起,落葉知秋;雲湧,白駒過隙。緣起,春風釋雪;緣去,殘月冷風......輕舟已經遠走!

那個背影,脫離了我的視線,走出我的世界!

曾經,走過的那壹條街道,風依然在吹,過客依然匆匆;曾經,嬉戲的那壹池暖水,漣漪依然蕩漾,鴛鴦依然戲水;曾經,牽手的那壹片草地,草兒依然青青,牛羊依然依偎;曾經,追逐的那壹架長橋,聳立依然挺拔,車流依然穿梭......

瞬間,光陰不再,經年也去,妳已經不見蹤影。徒留,我壹人,寂然佇立!

馬爾克斯說,生活不過是不斷地給人機會,好讓人活下去。

人生在世,總是有些空城舊事,年華未央;總是有些季節,壹季花涼,滿地憂傷。有些事,看開了,便會峰回路轉;許多夢,看淡了,便會雲開霧散。人, 總要成長,否則,哪有那麽多的青蔥歲月,任妳揮霍?

那是壹個清冷的黃昏,絲雨飄曳。那壹份異地的緣分,隨著這壹季的離去,天各壹方,或許永不再見。獨自沿著那條灑滿落葉的田間小徑,默然地走著,心情如這片片秋葉。漂泊的日子,找不到方向,迷失在南方這片熱土上。遠方,出現壹個模糊的背影,單薄的身材,衣袂飄飄,壹頭長發,在細雨裏,如銀色的綢緞閃著亮光。煙雨籠罩著她,嫵媚之極!

心,無緣由地跳了壹下:莫非此人與我壹般?慢慢地靠近,在她的旁邊站住,把雨傘遮住了她:怎麽在這淋雨呀?不怕感冒嗎?

轉身,四目相對:上帝呀!這麽巧?是妳!居然是我的初中同桌,遠隔千裏的異鄉,居然有此邂逅,註定有故事發生嗎?

壹晃,有七八年沒有見面,原來那個文文靜靜的小丫頭,可愛的同學,如今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我也由那個頑皮搗蛋的壞小子,孑然壹身南下,成為漂泊壹簇。時間,真的讓人無語。想想,那個時候,青澀的我們,嬉戲在校園的草坪,奔跑在操場上,多麽的快樂!少年不知愁滋味,讓我們結下了很深的友誼,相約在象牙塔中,再敘夢想。可是,該學習的時間,都忙碌在遊戲裏,可想而知,註定與清華園無緣。最後壹次聚餐,是在縣城的那間最奢華的酒店,同學們都喝的東倒西歪,女同學也不甘示弱,結果個個憨態可愛,全然放下了平時羞答答的模樣,都變成瘋丫頭了!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曾記否,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

歲月如流沙,在手心裏慢慢滑落;年華似流水,在指尖消失無蹤影。再見面,已經是青春不再年少。感慨嗎?懷念嗎?

其實,有壹種喜歡,數年而過,亦是別來無怨。總在彼此的時光裏,淡淡地影像著彼此的青春。如今,再度重逢,還能牽起曾經的那份情嗎?

雨絲,漸漸濃了。聊著分手後的日子,通過努力,她現在已經是壹家公司的管理人員。可是面對激烈的競爭,殘酷的現實,還有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她渴望壹份可以停靠的港灣,身倦時可以靜靜地靠岸,心累時可以輕輕地安撫,可是茫茫人世,哪裏可以尋覓?苦惱中,走進這個季節的雨裏,讓寂寞的心與這個雨天同呼吸!

娓娓的述說,心在慢慢地靠近。那紅塵之外的空白,會留給誰?

擡眼,望遠方,煙雨蒙朧;凝視,看彼此,暖意蔓延。

過去像是回行針,把青春壹頁頁的固定,然後變成不被出版的書,任自己翻閱,他人無此權限;未來似海那邊,把夢想壹朵朵的放飛,然後憧景成展翅的鳥兒,憑空翺翔,抵達彼岸。青春,本來就是,壹半明媚,壹半憂傷。

既然,遇見,我想,就是美麗的邂逅。無論,這壹程是長還是短,珍惜這份緣,千裏之外的分。不知何時,雨已停,遠方有壹道彩虹懸掛西天,靚麗之極!

每個人的青春,終逃不過壹場愛情。在這裏,有愛,有情,有喜,有樂,可以永恒嗎?

凝望,那彩虹,緩緩劃過天際,畫成了妳微笑的模樣。其實,只有自己知道,那是壹道最靚麗最溫暖的風景線......

相逢,煙火中;攜手,紅塵裏。歲月,滄桑了妳我。紅塵漫漫,煙火匆匆,於流年裏,等待誰的相儒以沫?

今晚,月朗風輕,只想:將妳,寫進我的文字裏,無關風月,無關雪花,只是,靜靜品味。
PR

炊事班的故事

“民以食為天”,在中國人眼中,“吃”應該排在很重要的願景村位子,這次“小太陽”三下鄉社會實踐隊浩浩蕩蕩地來到了遂溪縣黃略鎮光豪小學,格外引人註意的當屬後勤組的鍋碗瓢盆,剛放下行李,就聽見後勤組隊長那邊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屁股還沒坐熱它們就在宣布:我們來了!“小太陽”來了!

7月11日,第壹天,“第壹縷炊煙”

第壹天,感謝歐校長友情贊助的壹個大鐵鍋,但由於那日中午準備倉促,炊事班還沒有正式開班。最後,後勤組隊員煮了壹大鍋熱水給我們泡面,雖然第壹餐有點簡陋,可是後勤組的成員們還是在下午時分,為我們再次煮了壹大鍋面,不同的是,這次有了居家旅行必備的“拌飯女神”——老幹媽。拌著面,看著夕陽緩緩染紅天邊,隊員們都說這樣別有壹番滋味,就這樣炊事班在夕陽下升起了三下鄉的“第壹縷炊煙”。

第二天,“壹百塊政策”

7月12日,第二天,“壹百塊政策”

六點,天邊露出了太陽微紅的臉頰,大部分隊員們還沒睡醒,後勤組的三位小女生已經起床洗刷,匆匆洗刷過後,後勤組老大就帶著她們出門為隊員們買早點了。萬事總是開頭難,作為還是陌生的客人,炊事班連市場的方向都沒找著,最後只能由當地老師帶路去市場,回來時,他們拎著兩袋鼓鼓的袋子,打開壹看壹共有七十多個包子願景村和二十幾個粽子。由於回來時間有點遲,剛打開袋子,隊員們都壹擁而上拿起來就啃,早餐算是順利開餐了。

接下來,妳以為他們會出門溜達溜達或者在樹根下聊天嗎?不!他們說:“我們時刻不忘來這裏的使命。”於是他們開始準備午飯,洗菜、切菜、炒菜,這群看似文弱的女生幹起活沒有壹點嬌嬌滴滴的樣子,該女漢子的時候她們比男生還能幹。看著她們拿著大鍋鏟,在大鐵鍋裏翻炒,炎炎烈日下,汗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還來不及擦壹擦,撒鹽,裝盤,壹個利索就把菜準備好了。頓時,壹股香味飄散開來,看著被刮得幹幹凈凈的菜盤,隊員們都表示,他們特別有成就感。”。忙碌的午飯過後,後勤組隊員們回到宿舍休息,因為他們還要繼續肩負晚餐的重任。

經過壹天的忙碌,隊員不忘總結今日的經驗。第壹就是市場的熟悉問題,第二是大家比較關心的經費問題,炊事班秉承著“花最少的錢,讓隊員吃最飽的飯”的原則,壹直在買菜方面比較謹慎,經過大家討論,炊事班明日起先試行“壹日壹百塊”的策略,為大家更加“充實”的明天而努力。

7月13日,第三天,“完美!”

經過兩天的摸索,炊事班的壹切已經步入正軌,除了早、中、晚三餐外,今天後勤組還特意準備了綠豆沙給大家消暑。中午,看著後勤組的隊員們蹲在願景村那裏洗菜,空閑的隊員們紛紛上去幫忙,壹些人擡鍋,壹些人打下手,還有的隊員在周邊,看到有學生靠近就勸說他們遠離廚房重地。雖然我們來自不同處,但此時我們就像壹家人,在這個溫暖的大家庭裏,我們慢慢感受著壹點壹滴的成長與收獲,我們珍惜這種緣分,珍惜這份情誼,“小太陽”也會因為妳們而更加耀眼。這時,油熱了,壹籃子菜倒下去,“嗞”鍋裏立即冒起了壹股煙,香味慢慢溢出來,菜也在慢慢變色,好,撒鹽,加醬油,再翻炒壹下,關火,上菜咯!隊員們歡呼雀躍,忙前忙後,鍋碗瓢盆叮叮當當地響起來,炊事班圓滿完成任務,“完美!”

中式的美麗


月光疏泄著她的身影,她梳了壹個精致的蜈蚣辮,著壹條月白長裙,踏了壹雙月白涼高跟,款款地來。那條精致的蜈蚣葡匐在黑色緞子的發上,交叉纏疊出飽滿的弧度。

他稱贊她說,妳是優雅的,妳是知性的,妳是美麗的。

早起對鏡梳妝時,她高高盤起圓形的蘑菇雲發髻。圓圓的,盤了幾次,都未得到滿意的圓,拆了又盤,盤了又拆,這是慵懶的早晨才可享受的特殊待遇。倘若在平時只胡亂紮了個馬尾,在肩頭胡亂地晃。

令她有這般閑情逸致的是那烏黑閃著緞子亮澤的長發。這是別人模仿不了的,哪怕用上當今流行的染發技術。通常時髦的人兒也只會染成黃色、咖啡色、栗子色、紫紅色,哪怕是橘黃色,或者更誇張壹點,就染成白色。新潮的也絕不會染成黑色。只有上了年歲的不服老的;年青卻早白了頭的,才會鐘愛不算色彩的黑色。那種染料處理的黑是木訥的,沒有生命的,甚至會掉下壹層黑粉在肩頭,出賣了頭發裏的秘密。

精致的人有精致的生活,包上壹張美發卡,各種美輪美奐、變化多端的櫛發的樣式就在細長的手指間流淌。就像畫匠的筆,壹筆壹筆壹嗡染,就成了壹幅畫,帶著蒙娜麗莎的微笑。

他驚訝她的中式盤發,雖然那只是借用了壹個卷發器,卷起,勾勒,再在圓形的蘑菇雲下別壹枚玫紅的發夾。玫紅發夾是她在壹家堆滿小山的發卡飾品店裏覓尋到的。玫紅配上黑發壹定別致。她是這麽想的。玫紅發夾是鏤空的水波紋圖案,彎彎的似壹片晨露了霞光的柳葉。玫紅在黑發裏跳躍,含蓄,美麗。

他驚訝於她古典的美,中式盤發,配上壹件中式的旗袍,系上青膁披風,撐壹把油紙傘。

她訝異於他的想象。中式的旗袍,青膁披風,油紙傘都是他的想象。她只徒名了雲想的盤發。

次日,她便把發垂了下來,不再盤發。甚至她就故意狠心地紮了個馬尾,沒有任何裝飾,沒有壹絲點綴。她就讓那瀑布的黑緞子任意在肩頭搖漾,搖漾出水中月,搖漾出鏡中花。

這是壹份中式的美麗,是需要保留的,為某個人。

依然為之動容


日子過得異常緩慢,周而復始,恍若空中樓閣Maggie Beauty般,想像著在這青山綠水之外,行走於春光喘促的明媚中,思考著我們曾經失去過的,或者現在擁有的一些碎碎念念,到最後,會拼湊起怎樣的人生。流年緊鎖,素白的記憶,終究是浮華的,於是,將那些不為人知的疼痛慢慢包裹,將所有柔弱輕輕拾起。

推開歲月的門,叩問上帝,究竟有多少波瀾壯闊可以掀Maggie Beauty起千層的記憶,將所有期許掩埋,將所有熱情冷卻,觸碰筆尖的婉約,終究來來回回幾句,試問那些滄桑的字眼,究竟淒美的誰。

有多少人可以一路相隨,到世界的盡頭,有多少人可以一Maggie Beauty路牽掛,走過千山萬水的等候,有多少春花秋月,能夠讀懂時光的微涼,季節的輪回,那一抹心間的苦澀,又在誰的眼眸中唏噓,揣測。

在最美的年華裏,遇見了誰?

一段花開,一段花落,一段宿命,一段重生,那些褶皺的僱傭中心指縫間,流淌出怎樣的辛酸與苦澀,如此靜好的溫柔,究竟穿透了幾度冷暖人間,我開始惶恐了。

搖曳在寒風中的蜚短流長,寧願在黃昏後填滿所有的創傷,平常的時候,將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條,腦海裏千絲萬縷的情意,終究還是將一切拉開了距離。

反反復複聽著張學友那些觸碰心尖的悲歌,一遍又一遍哼唱,熟悉的旋律,令人疼痛的詞句,還有那些逃離遠方的人群,總是悄然住進心底。

一個人,所有的悲傷需要理由,一個人,所有的快樂同樣也需要理由,為何總是我一個人倉促的在這人世間慢慢執著,慢慢墜落。

是我太過認真,還是我太過自由,抓不住那些若即若離,收不回那些輾轉的心緒。是我太過自信,還是我太過癡傻,究竟還是將那些歎息寄託給殘月,握緊的雙手,掙扎著,一幕又一幕,像夕陽般轉瞬即逝。

蒼白的記憶


清晨,我因時間的定格,很自然的舒醒來了。然後會像其他人那樣,蜷縮在溫暖的被窩,枕頭邊突然落下了一絲悲哀,久久地,卻不再入眠。腦海中的記憶,清新明澈,如水般透明。沒有矯揉造作之勢,裏面蕩著一層層漣漪。那是夏風的繚繞,還是春風的徘徊?記憶中的世界裏,早已花香滿園,每一朵都是自己親手栽種的。我用青春澆灌它們,用歲月賭注未來。殊不知它們是為何而開。這時,心不免一陣顫抖,落下久違的憂傷NuHart


帶著這熟悉的感覺起床,走到陽臺,發現校園裏的風景,此刻是最美的。微風襲襲,每一次都從脈絡進來,竊聽內心深處破碎的聲音。安靜的校道上,找不到青苔石階的蹤跡,只有那孤獨的落葉,在空中旋轉,旋轉,漸漸消散。籃球場上沒有了昔日的繁華,尋找不到那些輕快矯健的身姿,只有沾滿塵埃的籃球,被人遺忘在藤蔓之中,似乎整整過了一個世紀。圖書館前,稀稀疏疏的人影,在這沒有陽光的清晨裏,點綴得是那麼耀眼。它安靜地坐落在那,守護著這片沉寂的淨土,裏面承載著是國內外古今聖賢的精髓。我把目光移向了遠方,張望著山間林木,似乎洞聽到清泉流淌,擊打卵石,發出的淙淙響聲。還有那杜鵑啼叫的悅音香港海外僱傭中心

青雲縈繞著山峰,我想上面是否住著一位糊塗神仙。他只會帶給那些單純的孩子,一個虛幻的夢想,指引他們執著一個遙不可及的未來。我踮起腳尖,一時把臉融進一片空明,有種飄飄欲飛的感覺。愕然發現,食堂前的金鳳花早已點綴枝頭,在風中盛情的搖曳著,又是一年的那個夏季來臨了。時光總是這樣悄悄行走著,在學習的馬路上,在思索未來的每一個夜晚……

記憶的雙手喜歡不知覺地拾起那段明媚的憂傷,沙漏裏的愛,點點滴滴,那是時間的沉落與哀歎。我忘不了在燈下書寫詩意的日子,那分明是一段空白又好似幸福的歲月。殘缺的詩節中有我想說的真理,只不過是那清新的詞華,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光鮮。憔了悴的臉龐,消了色的朱顏。誰在黑夜裏苦苦等待,追尋。結果落下一身疲憊,好希望青燈莫笑我糊塗。心靈深處早已是一灣泛不起漣漪的死水,那岸邊站著位遊子,他在惋歎,執著蒲公英歸去,歸去。誰?在夢裏撩起我淡淡的愁緒。又是誰?在我的記憶中抒寫他的苦樂人生。害怕自己深陷入那個掙紮不了的沼澤,裏面浸透的是微笑,憂鬱,羞澀的歲月,它從青春的門縫裏擠出,流出來的盡是滄桑。

翻開書頁,一片寧靜,合上書頁,一片寧靜。只不過嘴角會不知覺的微微上揚。裏面開著朵朵友誼之花,絢麗燦爛,香氣四溢,觸動著體內最纖細的神經。在青春的紀念冊裏,演繹著好多動人的畫面,那是自己曾經的故事。站在幸福的肩膀上,我忽略了腳下那片結實,一味苟求向往著不該屬於自己的快樂。好想回到從前,好想和你們手舞足蹈聊著各自的夢想,之後在青燈夜下,揮筆潑墨,奮筆疾書。

星來星去,宇宙運行,春秋代序,人死人生。我只不過是疏忽渺小的夏蟲井蛙,一個喜歡看雲,看水,看月,看峰巒的遊子。就因為疲憊於夢想和現實,才渴望得到超乎塵世的那份寧靜。一個小小的凡夫俗子又怎能夠像陶翁那樣,獨享於山水之間?我知道這一切的不寧靜,都是無理取鬧,承認時光很殘忍,消色了你的青春,也讓人透視著另一個人的內心世界,那分明是判若兩然。語言被曝曬於陽光底下,是顯得如此的面目猙獰。何必呢?卑微深處那分明是一朵經曆風雨的鮮花,它正在悄然開放。寧願一輩子都活在事實之下,那我不至於此刻失望這虛偽的世界康泰


那是一個暮色瞢瞢的夜晚,靜謐的校園中,華燈如晝,步行在雨絲落葉的街頭,踩痛著每一片落葉的脈絡,像走完了一段青澀的歲月。習慣性把不愉悅的給遺忘,發覺有些卻能讓你銘記一生。那一夜,天空落著眼淚,我卻感覺到很幸福,那是成長帶來的勇氣與期望。一直以為自己會走不出森林的誘惑,在裏面尋找夢的足跡,沉醉於聆聽百鳥齊鳴和風吹樹葉發出蕭蕭響的聲音。或許是因為厭倦了那相同又刺耳的話語,之後的每一次,都會讓我變得麻木,心中無滋無味。如今面對著一個個可怕的現實,又讓我沉淪在過去,只是學會了感慨物是人非。試問,那個曾經執著於夢想,陽光秀氣的少年,你到哪去了?

青春的羽翼劃破了這傷痛的記憶,我明白了在這條漫長又艱辛的跑道上,沒有誰能陪你走到最後。那些你最愛的人都會陸陸續續從你的世界消失。我不知道生命中還有幾位過客,他們匆匆行走,駐足停留,亦或是擦肩而過NuHart

或許在未來的某個午後下,偶然回首起這一段蒼白的記憶,才明白角色中的自己,演繹的這麼傷。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