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媽媽的味道


家裏有一根很長的擀麵杖,和一塊碩大的案板,斑駁的面漬讓人一看就是有些年頭了。聽媽媽說這就是她當年出嫁時候的嫁妝,童年最快樂的事就是跟姐姐一起趴在家裏不高的桌邊看著媽媽擀麵條,媽媽熟練地和麵,柔軟蓬鬆的麵粉在媽媽手中好像有了生命變換著各種形態,時而變成圓餅,時而變成長條。擀麵杖在案板上舞動,面皮漸漸變薄,等面皮的厚薄合適了,撒上一層面粉,按照一定寬度折疊,切成長短相同的細條,蔥花過油,把水煮開麵條下鍋,最最期待的時候終於到了,端著一碗滴了幾滴香油的麵條絕對讓人口水直流。

八月的天酷熱的讓人窒息,沒到下午兩點左右這種酷熱讓人越發難以忍受,我剛剛下班洗完澡,一出涼爽的更衣室,滾滾而來的熱浪吹得頭一陣眩暈,等趕回家上衣已經滿是汗水。開門到家正在午睡的媽媽一邊起床一邊埋怨我為什麼沒有提前給她打一個電話,這樣她就可以提前把我喜歡吃的麵條給我下好回來的時候剛好可以吃不用像現在這樣等著了。媽媽把盛滿涼茶的水杯遞給我,我一飲而下。媽媽又給我下早已準備好的麵條,細細的麵條點綴著綠綠的蔥花,飄著幾滴油花,淡淡的幽香讓我食欲大開。

剛結婚的那段時間我和妻離開了父母,單獨住在市區不遠的新房裏,離開父母的那段日子確實感覺放鬆了好多。我倆突然變得沒有一點生活節奏,睡覺睡到自然醒,遊戲玩到通宵更是家常便飯。有時候吃飯更是吃了上頓沒有下頓的,妻知道我喜歡吃麵條也嘗試著給我做手擀面,儘管妻已經很努力了,可是怎麼也做不出媽媽做的那種感覺,幾個月過去我倆想家了,商量之後決定回家與父母同住,回家的那天爸爸還調侃我你不是說不是不回來了嗎小日子過的怎麼樣呀?我答非所問的回答:“媽我想吃你做的手擀面了!”一句話把媽媽逗樂了,“這好辦我現在給你做去!”熟悉的人,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味道。這是媽媽的味道。

媽媽好像是我心靈的避風港,無論在外邊過的怎麼樣,受了什麼樣的委屈,我總能在媽媽這裏得到傾訴。一碗手擀面勝過外邊的山珍海味。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